初春的鄂西武陵山区,乍暖还寒。穿着厚厚棉袄的张富清老人,坐在客厅里的火炉旁烤着火。见到一身军装的记者,老人一下子单腿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一旁的老伴迅速扶住他,生怕他摔倒。

如果不是去年11月3日进行退役军人信息采集时,张富清拿出了泛黄的“报功书”,还有几枚奖章,几乎没人知道,这位95岁的老人,是一位特等功臣。他的子女只知道父亲当过兵,亲朋邻里只知道老人是县银行离休的副行长。

为什么老人之前从未表明过自己的赫赫战功?“封存”荣誉的背后,他坚守的究竟是什么?

3月初,我们从湖北武汉乘车前往来凤县,探访张富清老人。虽已年过耄耋,听力几近丧失,但老人精神矍铄,声音洪亮,见到部队来的人,显得格外激动。聊天中,老人情不自禁地唱起了革命战争年代的军歌,记忆也回溯到那段峥嵘岁月。

少时·征战

“一冲上阵地,满脑子就是消灭敌人,决定胜败的关键是信仰、意志和勇气”

1924年,张富清出生于陕西汉中洋县,1948年3月参加西北野战军,在二纵队359旅718团二营六连当战士。老人说,他到部队后,经常不分白天黑夜地打仗,印象最深的是永丰战役。

永丰战役时,张富清所在的六连担任突击连。那天拂晓,他和两名战友组成突击组,匍匐前进率先攀上永丰城墙。他第一个跳下城墙,和敌人展开激战。

“我端着冲锋枪,对着敌人一阵猛扫,一下子把近距离的7、8个敌人全部消灭了。”说起这段战斗经历,老人手舞足蹈,仿佛回到了当年的战场。他说,等他回过神来,才感觉头顶有血往下流,用手一摸,一块头皮翻了起来。他这才意识到,一颗子弹刚刚擦着他的头皮飞过,在头顶留下一条浅沟。

击退外围敌人后,张富清冲到一座碉堡下,刨出一个土坑,把捆在一起的8颗手榴弹和一个炸药包码在一起,将碉堡炸毁。

这场战斗一直打到天亮,他炸毁了两座碉堡,缴获两挺机枪。战斗结束,他死里逃生,突击组的另外两名战友却再也没回来。回想起在战斗中壮烈牺牲的战友,张富清老泪纵横。

老人说,打仗时他多次参加突击组打头阵,但当年他的身体其实很瘦弱,打胜仗的关键是不怕死。“一冲上阵地,满脑子就是消灭敌人,决定胜败的关键是信仰、意志和勇气。”说起打仗的诀窍,老人仍一脸自豪。

永丰战役后,彭德怀到连队视察,接见张富清和突击组战士。彭德怀握着他的手说:“你在永丰战役表现突出,立下了大功。”当时张富清很受鼓舞:“作为一名革命军人、一个共产党员,我做了应该做的,完成了任务,组织上给我这样大的荣誉,我非常感动。”

后来,张富清一直跟随部队南征北战,先后两次荣获“战斗英雄”荣誉称号,除了“报功书”上提到的“特等功”,还3次荣立一等功,1次荣立二等功。

离营·奉献

“军人就是要不怕苦、不怕累,不计较个人得失,坚决完成任务”

1955年,张富清已是359旅的正连职军官,他所在部队面临调整,要去地方支援经济建设。多次立功、身体有伤的张富清,原本可以选择回到老家陕西,但得知单位鼓励大家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,到边疆、山区去支援建设,他就选择去了偏僻的鄂西山区,在来凤县一干就是一辈子。

在来凤县,组织先是安排张富清到县公社工作。今年68岁的田洪立,是张富清在来凤县卯洞公社的同事。当记者说起张富清是位战斗英雄时,田洪立非常惊讶,此前他从未听张老提过自己的那段经历。他回忆道,张老为人正派,工作中总是挑最困难的任务。当年公社班子成员分配工作片区,张老抢先选了最偏远的高洞片区,那里不通路、不通电,是全公社最困难的片区。

上世纪60年代,公社面临改革精简。当时,张富清的家属孙玉兰也是公社职工。田洪立说:“张富清是副主任,大家眼睛都盯着呢。如果他裁别人,不裁自己家属,别人会说闲话;裁了自己家属,他妻子就得下岗失业。”

在公社研究改革方案时,张富清第一个站了出来,让自己家属回家待业。“公社要完成任务,领导自己要过硬,执行政策才能坚决,动员别人才好做工作。”然而,每当忆起此事,张富清仍感觉对老伴有着深深的愧疚。

之后,老人还先后在当地粮食局、银行等单位工作,无论在哪个岗位,都保持着军人的形象,“军人就是要不怕苦、不怕累,不计较个人得失,坚决完成任务。”

但是,他的军功却从不示人,甚至连自己的子女都不清楚。他的小儿子张健全说:“父亲从来不和我们说这些,他把立功证书和奖章都锁在一个小皮箱里,打包捆着。就是现在,不经过他同意,家人都不能拿出来。”

晚年·坚守

“我有什么资格把战功拿出来显摆呢?又有什么资格向组织提要求呢?”

在建行来凤县支行,许多人知道张富清这位离休的副行长,但都没听说过他的英雄事迹。不过,33岁的年轻行长李甘霖仍对张富清钦佩有加。

去年11月,李甘霖得知老人要做白内障手术,需要植入人工晶体。他嘱咐张老:“您是离休干部,医药费全部报销,可以选好一点的眼球晶体,保证效果。”然而,老人做完手术回来报销,李甘霖发现他只选了3000多元那种最便宜的眼球晶体。后来他得知,考虑到晶体质量和身体适应情况,医生原本给张富清推荐了7000多元至2万元的眼球晶体。

“当时,和我住一个病房的一个农民也做白内障手术,他选了3000多元的晶体,我就跟医生说跟他选一样的吧。”说起这事,老人很坦然。他认为,自己作为一名90多岁的老党员,如今不能再为党、为国家作什么贡献,就更不能向党和国家提“过分”的要求。

多为党作贡献,少给组织添麻烦,即使是离休后,老人的信念也从未改变。2012年,张富清的左膝患原发性脓肿危及生命安全,医生为他做了左腿高位截肢手术,表示老人的余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。手术康复后,老人没有放弃,坚持天天锻炼,依靠辅助工具练习走路,最终重新站了起来。

在张富清看来,自己年纪大了,不能为家人、为党做事情,但要确保生活能自理,不给家里和组织添麻烦。“我不能给家人增加负担,得让他们集中精力为党多做点事情。”

张富清的事迹经媒体报道后,来凤县领导多次上门探望。老人总是动情地说:“当年和我并肩战斗的那些战友,许多都牺牲了,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向组织提任何要求。比起他们,我今天吃的、住的已经很好了。我有什么资格把战功拿出来显摆呢?又有什么资格向组织提要求呢?”

朴实的话语,道出了张富清老人深藏功名63载的缘由,道出了一名老兵最朴素的内心独白,也道出了一名共产党员最纯粹的理想信念。(田国松 朱 勇 特约记者 何武涛)


新闻作者:中国手机网 责任编辑:朱翠立 新闻日期:2019-05-27 点击:
document.write ('');